首页>>长篇连载> >回来重温激情 ->

首页  »  回来重温激情 -

 

大家好,我又回来了。答应大家的故事也应该兑现


  毕业之后,我在一家外贸公司上班,出来之后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交男友了。不知道为什么原因,可能是心里想休息一下吧。在同事的眼中我只是个清纯文静的女孩,平时都比较内敛,惹得一些单身男同事蠢蠢欲动。呵呵,他们这些人怎么知道我早已经是身经百战的呢?


  很多男人总是有色心没色胆,想追我可是又不敢主动,看在眼里,真的是好笑。终于在一次同事聚餐中有人向我下手了。他叫陈建伟,是我的顶头上司。


  这次聚会就是在他的家里。同事们也都喝地差不多了,我也有些酒意,躺在沙发上,突然感觉有人抱起我,耳边响起他的声音:「天比较凉,这样睡会感冒的。」我心里想,这或许就是他抱我进房的理由吧。当时周边也还有很多女同事啊,怎么就只抱我啊?


  到了后来才知道上司这样「令下」之后,所有的女同事都被男同事们抱进了房间。他们这是借酒耍疯,第二天每个男同事都用一句话:「对不起,昨晚喝多了。」


  陈建伟轻轻地把我放在了床上,手指开始解开我的衣服。


  「你干什么?」


  「没,没什么……我想……我,我很早就喜欢你了。」看他木讷的表情,我心里在偷笑。故意板着脸道:「喜欢就是对人家动手动脚?」他脸红了一下:「我还没女朋友,你当我女朋友好么?你有没有男朋友?」「没有。」


  「那太好了。」他一下子扑了上来,我奋力反抗,但哪有他的力气大。再说我的反抗也不过是象征性的。


  他用舌头舔我的耳垂,搞得我浑身酸麻,忍不住轻哼了起来。他的技术真的非常高超。吻我的双唇时我发现灵魂深处在颤抖,这种吻竟有一种小女孩初吻的味道,是羞涩,似笨拙又是甜蜜。这是以前所遇到的所有男人中所没有的。


  他温柔地解开我的衣服,脱掉了我的最后防线,全身瘫痪的我竟成了他砧板上的肉,想怎么搞都可以了。


  我的全身被他温柔而又疯狂地挑逗抚摩,真是有数不清的波涛在我的身上汹涌,一个又一个的狂浪在身上迭起又落下。没想到他真是男人中的男人。


  最后他把手停在了我的私处,这一点好象是所有男人的共性,最后总会集中到这一点。


  他用手指轻挑着我的阴蒂,搞得我下面狂射不止。忍不住大声地「哦」了出来,下身不住扭动。总想迎合他的指头。


  「呵呵,你的水可真多啊,不比芙蓉(台风名字)的雨水量少啊。」说完舌头再次侵占双峰顶尖。又是一阵酸麻的颤抖侵袭大脑和全身。我的激情又达到新的高峰。


  舌头顺着肚皮到了三角地带,他分开了我的双腿,手指扒开外唇,啧啧道:


  「看你的洞口外翻,色素沉淀深厚,应该是已经身经百战的了。平时看你挺文静的,没想到,没想到。」


  说完嘴巴在里面啧啧地吸个不停,舔吸一阵之后,又扒开缝隙。我感觉有个柔柔温温而又麻麻的东西进入了我的体内乱绞,很舒服,有种眩晕的感觉,就是不够深入,但已经足以让我销魂了。


  「怎么样,我的舌功如何?以前没享受过吧?」「嗯。」


  他好象得意了起来。又在下面「狠」搞了一阵。


  「呵呵,整张床单都搞湿了,你这女人真是厉害啊。」酒意侵袭催化作用。我自觉地起来,翻了个身,把他狠狠地压在下面。除去他仅剩的内裤。一根黑棍「呼」地跳了出来,头顶黑黝光光,甚是孤傲不群的样子。


  心想:「看老娘怎么干掉你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。」从床柜上拿来一瓶红酒。翻开包皮,倒在龟头上,用手套弄几下,清洗了一阵。他躺在下面「呼呼」地直喊「爽,爽」。呵呵,酒精好象还可以消毒哦。


  接着我低下了头,用舌头卷舔龟头,把红酒舔尽。整根尽没口中。上下不停套弄。他在下面就象鲤鱼一样,身子直翻挺不止,哼哦不断。


  「看我怎么把你变成死鱼。」心里想着,就转个方向,屁股朝着他的头部,舌头直攻龟头的那个小洞。呵呵,并不是只有女人的洞被男人攻击的分,女人也要攻击男人的洞。这时他也在下面直呼厉害。


  这时只觉得下身一紧,原来他在下面也抬头用舌头进攻我的蜜洞。顿时下身一阵燥热酥麻,又一股热流喷射而出。接着便听到一阵激烈的咳嗽声,原来是他呛着了。一阵之后,大家都恢复了平静。突然觉得有些尿意,人却懒得移动,心想刚才的那点淫精是不够他喝的,给他家点料吧。想完,立刻调整洞口,对准他的嘴巴。他在下面发现了我的动作,没有做其它的事,却是张嘴静静等待。


  「西…」整个喷泉急射而出,都进了他那张的大大的嘴里。他真的很厉害,这次竟没有一点呛着。直到整壶都倒进了他的嘴里,他抿嘴笑道:「怎么样,我与潘长江谁厉害?」


  说完翻身把我压在下面,舌头对蜜洞又是一阵捣弄。


  接下来就是挺枪入洞了。


  他把我身子翻过去,用老汉推车式进入了我的体内。但他的老汉推车和我以前碰到的男人不同,他那根枪就象武侠电影里枪头耍的花枪一样,整根在我的体内上下左右直转不停。搞得我呼喊不断,真象死去了一般。接着改为直进直冲,直顶我的妙处。爽得我直喊「哥哥我受不了了,哥哥我受不了了」。接下就不知道换了多少姿势,被插了多少下,反正完事之后,那身经百战的蜜洞每块组织都麻痹了。用手摸一下也都没有感觉了。


  一阵狂欢,他把百万精兵都射进了我体内,之后他象一摊泥一样躺在身边,呼呼大睡。我想:「你倒好,完了就把我仍在一边。还留这么多子孙在我体内,来而不往非礼也。」


  想完就起身张腿胯部停在他的头上,用双手张开阴唇,对着他呼呼的张开的嘴,腹部一用力,他的精子就象黏糊一样成一条直线还给了他。


  呵呵,从此后的一段时间里,他成了我第N任男友。


  【完】